和母亲生活在一起的十多年里,每天一日三餐都是母亲亲手做的,即便没有大鱼大肉,对我而言也是鲜香可口。工作后,陪伴母亲机会少了,很多时候只能在电话里短暂问候,而回到家,永远不变的是母亲那熟悉的饭菜香味。

  母亲是一名勤劳朴实的农村妇女,她勤俭节约、贤惠持家。过去,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她一边到工厂做工,一边将我和两个姐姐拉扯大。家里烧火做饭、屋前屋后全靠母亲一人打理,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即便如此,母亲为我们做的每顿饭,总是毫不含糊,无论是大菜小菜,都是认真对待,她总是笑着说“味道不好多担待,重要的是吃饱”。殊不知,这种味道,已经深深的根植于我们的味蕾。如今,走遍大街小巷,吃过大小餐馆,最想念的依旧是母亲饭菜的味道。

  母亲性格坚强、刚毅,即便处境再艰难,她依旧乐观对待。2012年2月,父亲病故,给整个家庭带来灭顶之灾,全家人都沉浸在万分悲痛之中。那段时间,我、两个姐姐昼夜陪在母亲身边,和她聊天,以缓解母亲的痛楚。到了6月,我到单位报到的通知来了,即将远行,唯一放不下的便是母亲。母亲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疑虑,临行前,早早的给我做好午饭,特意做了我最喜欢吃的西芹炒肉、苦瓜煎蛋,并告诫我一定要好好工作,家里的事不用担心,一切有她……那顿饭,足足吃了一个钟头,也是父亲走后吃的最温暖最踏实的一顿饭。

  后来的日子,母亲渐渐的走出伤痛,并撑起了整个家。为外孙满月办置用品、重新装修房子、为二姐出嫁操办喜事……母亲在一件件张罗的喜事面前,笑得合不拢嘴。

  而生活却更像一场游戏,你永远不知道等待着你的到底是欣喜或是忧伤。今年中秋那天,母亲做饭中途,轰然倒下,昏迷不醒,经医院诊断为颅内脑动脉瘤,随时危及生命。得知消息后,我头脑一片空白,那一刻任凭怎么坚强,眼泪就是不争气的往外流,脑海中不停闪烁母亲的画面,那是一种生离死别的提心吊胆。母亲送到急症室后,我待在门外,一宿没合眼,时刻等着医生的召唤。好在上天眷顾,母亲手术很成功,肿瘤被彻底切除,悬着的心也随之落地。手术后,我请年休默默守候在母亲身边,给她喂药、翻身子、捏背,照顾得她满脸堆笑,病自然也好得快多了。

  也许是看着儿女们都在身边,母亲像小孩子一样耍起了“小性子”,总是唠叨医院饭菜又贵又不好吃,不及她自己做的味道,为哄她开心,我们都应声答道:“是是是,现在多吃点,养好身子,以后才有机会早一些亲自下厨”。母亲出院后,没有修养几天,就开始闲不住了,便试探着给小外孙做早饭,偶尔炒两个小菜。

  前不久回家,母亲特意早早的让姐姐买菜,打算亲自做饭,即便我在电话里再三嘱咐不让母亲干体力活,但是她还是以自以为是的方式回绝。当我在家里吃着母亲亲手做的饭菜时,一股浓浓的香味汇成的暖流萦绕心间,久久不能忘怀,那是一种独特而又别样的味道。

淡淡的花香

  曾经有人问过我,为什么那么喜欢植物?为什么总喜欢画花?

  其实,我喜欢的不仅是那一朵花,而是伴随着那一朵花同时出现的所有的记忆,我喜欢的甚至也许不是眼前的大自然,而是大自然在我心里所唤起的那一种心情。

  今天,我从朋友那里听到了一句使我动心的话,他说:

  "友谊和花香一样,还是淡一点的比较好,越淡的香气越使人依恋,也越能持久。"

  真的啊!在这条人生的长路上,有过多少次,迎面袭来的,是那种淡淡的花香?有过多少朋友,曾含笑以花香贻我?使我心中永远留着他们微笑的面容和他们的淡淡的爱怜。

  恐怕要从那极早极早的时刻开始追溯吧。

  小卫兵

  幼年时的记忆总有些混乱,大概是因为太早入学的关系,记得是五岁以前,在南京。

  只因为姐姐上学了,我在家里没有玩伴,就把我也送进了学校,想着是姊妹一起,可以有个照顾,却没料到分班的时候,我一个人被分到另外一班。

  不到五岁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无能是因为年龄的幼小,却只以为是自己笨。所有同学都会的东西,我一样也不会,他们都能唱的歌,我一句也跟不上,一个人坐在拥挤的教室里,却觉得非常寂寞。

  总是盼望着放学,放学了,姐姐就会来接我,走过学校旁边那个兵营的时候,假如是那个小卫兵在站岗,他就一定会送我一朵又香又白的花朵。

  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在众多的放学回家的孩子里,他会单单认出了我,喜欢上我,在那整整一季花开的季节里,为我摘下,并且为我留着那一朵又一朵香香的花,在我经过他岗亭的时候,他就会跑出来把那朵花放到我的小手上。

  已经忘了他的面貌了,只记得是个很年轻的卫兵,年轻得有点象个孩子。穿着过大极不合身的军服,有着一副羞怯的笑容,从岗亭里跑出来的时候,总是急急忙忙的。

  花很大很白又很香,一直不知道是哪一种花,香味是介乎姜花和鸡蛋花之间的,这么多年了,每次闻到那种相仿佛的香味时,就会想起他来。

  想起了那一块遥远的土地,想起了那一颗寂寞的心。

  想起了我飘落的童年,离开南京的时候,没有向任何一个玩伴说过再见。

8-201216110929295.jpg
席慕蓉《淡淡的花香》原文及赏析

  高吉

  想起高吉,就想起那些水姜花。

  在北师艺术科读书的时候,高吉是我同届普通科的同学。

  我们是在三年级的时候才开始熟识起来的,每天在上晚自习之前,坐在二楼教室走廊的窗前,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多话可以说,一面说一面笑,非要等到老师来干涉了,才肯乖乖地回到各自的教室里去做功课。

  那个时候,有些同学已经在交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然而,在我和高吉之间,却是一种很清朗的友情。大概是一起编过校刊之类的,我们彼此之间有着一种共事的感觉,谈话的内容也是极为海阔天空。

  日子过得好快,毕业旅行、毕业考,然后就毕业了。整个七月,我都待在木栅乡间的家里,每天都喜欢一个有在山上乱跑。

  有一天上午,高吉忽然和另外一个同学来到我家找我。在我家门前,两个高大的男孩子竟然害羞起来,站在院墙外不敢进来,隔着一大块草坪远远地向我招呼。

  父亲那天正好在家里,坐在客厅落地窗内的他似乎很吃惊,不知该怎样应付这件对他来说是很意外的事情。对他来说,我似乎还应该是那个傻傻的一直象个小男孩的"蓉儿

三月的春风,拂过大地,吐出了嫩芽,长出了新绿。

三月的春意,葱茏又美丽。各色小花研开满地。百鸟啼鸣, 蜂恋花蜜。

深情的三月,春意欢腾,勃勃生机。

摇一串时光的风铃,揺响了三月的深情,揺响在三月的诗画里。

青青的湖畔,春的波涛早已把湖水泛滥。都说,雨是相思的泪,每一滴能把心思填满。

遥望天际,浪花飞渡,头顶的彩霞飞旋,湮没了海水,风帆,还有那艘停泊的船。

在这春意浓浓的三月,牵着温婉,深情款款。揽一袭花香入怀,清风拂过眼帘,吟唱着那片花海。

在安静的光阴里,执深情把诗笺慢写,一行行,一笺笺,深深浅浅的足迹,都是我的喜欢。

当世界安宁下来时,窗外无风也无尘,让时间停泊在此岸。

三月的夜,风吹过眼帘,夜幕降临时,月亮也跟着不安分守己,时间嘀嗒在我的脉搏上——听任夜的停顿,停顿在这如水的旋律里,停顿在一室低垂的帷幔里,让想象的美景把三月的深情晕染。

我是滹沱河边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儿子。

自从穿上军装,离开了故乡,离开了你——滹沱河,你日夜在我心里流淌,那如泣如诉的流水声,仿佛是母亲的呼唤……

波光

朝含晨曦,流动一湾胭脂,那是你送给平原的一条红色的飘带吗?

暮溶夕阳,飘浮一河碎金,那是你送给平原的一条金色的项链吗?

平原的黎明和黄昏,因你而生动多彩!

河边捕鱼人,在波光中打捞着漫长而艰辛的岁月。波光里,有日出的壮美,也有日落的雄浑。

那粼粼闪动的波光,似母亲明亮的眼神,一直围绕着我。波光中有我童年的影子。

自从上游修建水库,河水断流,河道只剩下一股缓缓流动的污水,散发着刺鼻的味道。裸露的河床,风沙肆虐着昼夜。而河的上游,因有了那个明镜般的水库,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美丽风景。

滹沱河呵,母亲河,你被拦腰斩断,把幸福给了上游百万群众,把痛苦留给了自己和儿女。对这种大爱,我至今没有理解,总是心存忧怨。

这些年,我每次回家探亲,路过滹沱河,都要寻觅逝去的波光。聆听那萧萧的风声,似乎是母亲绵绵的絮语,开启着我受伤的心灵。我心灵的伤痕无法抚平了。我反反复复地想,逝去的波光还能重现吗?

那遥远而美丽的波光,常常浸湿我的梦。我相信,逝去的无法重现,不管现实多么美好,却永远不能替代逝去。

帆影

孩童时代,我经常站在河边,遥望河中的帆影。

近了,近了,一群白蝴蝶飞来了,飞到我眼前,

远了,远了,一片片白云飘走了,飘到了天边。

我曾看见,太阳在帆影里照镜子,月姑娘在帆影里巧梳妆,故乡大平原在帆影里孕育着希望……

童年的眸子充满好奇,那渐近渐远的帆影幻化出一个童话世界。

帆影,恰似我童年的憧憬,时而清晰,时而朦胧。其实,清晰和朦胧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纯真的心灵升起的憧憬总是那般美丽!

或许,那帆影寄予了平原人的理想和追求。所以让我一望而生仰慕之情。

不知何时,希望之帆在我心灵的天空升起,从此我不再消沉!

如今,由于河水干涸再也看不到渐近渐远的帆影了,取而代之的是桥上来来往往的汽车。

汽笛声声,送走了平原古老的年代,迎来了人们盼望已久的繁荣盛世。繁荣固然令人羡慕,而古朴却让人眷恋。远离故乡数载,我许多的梦留给了帆影。

桨声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故乡冀中大平原最动听的音乐,是滹沱河的桨声。

桨声像炕头上老奶奶的纺车声,桨声像村边庄稼汉的辘轳声。桨声震落了黎明的残星,

桨声摇碎了天边的新月……

我和捕鱼人在桨声里分享鱼满舱歌满船的喜悦。

在桨声里,我渐渐长大了。于是,我像祖辈那样摇动双桨,让生命之船在岁月的河流里飘荡,义无反顾地驶向理想的彼岸。

几十年过去了,我这个共和国的老兵手中还紧握着祖辈传下来的双桨,搏击奋进,一刻也不曾停歇。只要生命不息,手中的双桨就不会舍弃。

桨声,是母亲的叮咛,也是我生命的音符!

一条河
黄河之水天上来
找不出巨幅的纸张
来描摹你博大的胸襟
那就用我们全部的深情
为你编织一条霓裳彩带
让纵横的沟壑成为大道
让险峻的天堑变为通途

一条大河 源头清澈
那里存放着童年 青草和月光
有年轻的母亲 在炊烟里倚门守望
思念是天边的一枚月亮
祝福是山间的一道彩虹
为了快一些 更快一些
我们日夜兼程,只争朝夕

穿越群山万岭
我们丈量着漫漫归程
借一缕白云 一朵初开的梨花
擦拭掉满袖的风尘
眺望九十九道湾
你温暖的臂膀
等待漂泊的儿女归来

一条大河 在梦里奔流不息
风中 有熟悉的歌吟,有轻柔的呼唤
那是故园的守望与等待
因为一条河
我们走在还乡的路上
因为一条路
我们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一条路
那是沿着大河
飞舞而起的彩练

那是一群人用心血
编织的迤逦风光

那是明媚的阳光下
汗水与深情谱写的华章

那是不眠的月夜里
长长的祈祷与守望

那是拓荒者身后
荆棘开出的芬芳

那是返乡的旅途上
放飞的梦的翅膀

那是奉献给母亲的
一曲激昂的吟唱

那是镌刻在三秦大地上
一首灿烂的诗行

一群人
伴随着黄河的波涛
一群人,在岸边
奏响铿锵的交响乐
火热的工地,也是激越的战场
一条精雕细琢的坦途
向着远方一天天延伸

一群人 风餐露宿
在茫茫大地上 铺开画卷
在崇山峻岭间 架起彩虹
思念是脚下蓬勃的青草
是照片上孩子的笑脸
被一条路拉得很长、很长

为了一条河
为了一条路
为了更多的人
一群人,甘当铺路石
让飞舞的彩带
连接起今天与明天